2018,你为何变得越来越焦虑?

近期在看《圆桌派》第3季关于跳槽的问题,于是想到打算写一篇文章来简单的论述这个问题,那就是现在的你变得越来越焦虑。
其实1个人的焦虑,主要还是当前的环境与他期望的生活存在一定的偏差,而这个偏差超出他心理能承受的预期,于是人就会不自然的变得焦虑起来。
说到这里,很多人可能就会开始反驳你的观点了,然后就会开始说,自己每天过得多么快乐,多么开心。何来的焦虑,完全是杞人忧天。
有时候,焦虑并不可怕,可怕是持续的焦虑,然后自己就走不出来了。就好比喜欢1个人,然后你喜欢的人拒绝了你,或者跟1个高富帅了,然后就闷闷不乐,甚至自杀。
实际上,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焦虑,只是这种情绪有没有影响到你的生活和心态而已,有没有及时的将其调整过来。
下面是一些你为何变得越来越焦虑的一些原因:

  • 生活不稳定
  • 不再年轻,中年危机的到来
  • 读了太多成功学的书籍
  • 得不到别人的认可
  • 试错的可能性下降

下面我们逐一进行讲述。

生活的不稳定

实际上,一般人的都是追求稳定的工作,简单的说就是,钱多事少离家近。然而,现实可是狠狠的扇你一巴掌,而恰恰是相反,钱少杂事多还老远。
在父辈的时代,讲究的是编制和身份,而你的工作能力如何是其次的。而改革开发以后,当这一枷锁被打破,当我们可以自由的选择职业后,反而安全感就下降了。当前的社会,并没有在中学和大学的时候传授1个学生如何去工作,而当出来社会,这又是一项基本的素质。
另外,当大学毕业出来,1家企业能给予的薪资就是2-3K,当然笔者的公司能给实习生的待遇是3.5k,但是面对日益增长的房租和生活压力,实际上也只能杯水车薪。当然,笔者也见过其他学校出来的学生,比如在16年招聘的华工的1个电气工程专业毕业的应届生,来做前端,月薪就是10K。当然,对于薪资问题,需要考虑市场的需要和稀缺性,不是简单的几句话能概括的。

中年危机

当你有一天不再年轻,当你接近奔三,是不是都有对中年危机的焦虑,比如华为会清退35岁的人,于是中年危机又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实际上,当有一天.年轻人超越你的时候,我觉得没有必要担忧,因为这毕竟就是趋势。特别对于技术人员来说,随着互联网的传播,很多技术变得越来越简单,就拿Python这门语言来说。自从阿法狗的横空出世,一夜间学习Python的成为了趋势。而对于Python这门语言来说,实际上学习曲线也不是很难,自然上手也很容易。于是,笔者在2016年的时候就转向了数据分析方向了,毕竟这才是Python的优势。另外,Python在安全方面也是值得投入的。
有时候,自己也在反思,这样下去自己会被年轻人超越的,于是赶紧学习什么机器学习、深度学习吧。后来,我改变了想法,这些很火的东西,实际上真正有用的东西并不是很多,还不如把它涉及的基础学会并融会贯通了,比如微积分、线性代数、信息论。
曾经的自己,当时是抱着打造自己稀缺性来思考问题的(比如10000小时准则),就是让自己成为不可缺少的零件存活在1家企业中。然而,后来发现,在1家企业中,往往混的比较好的,都是那些比较有主见和用于承担责任的人。虽然他的技术水平不怎么样,反而更受欢迎。
更多情况下,中年人虽然不再年轻,但是拥有年轻人不具备的能力,就是谁认识你。而这点,可以让你具备稀缺性。

急功求成

中国的近30年的发展,出了很多的亿万富翁。于是,现在的年轻人,总是期望能跟他们一样,自以为读了几本成功学的书籍,就能走上人生的巅峰。然而成功学的东西都是无法兑现的,于是便开始怀疑自己或别人没有教会你成功。
有时候,等不及的心态,可以说是种通病。当然,在自己看到喜欢的东西的时候,总是会表现出不理性。有时不得不说,成功是不可复制。我们总以为学会了别人的智慧,然后就跟别人一样有智慧。1个事物的诞生,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。
曾经有段时候,对基金很感兴趣,于是买了一些债券、沪深300和中证500基金。结果发现自己被套牢了,很多看起来很不错的基金在中美贸易战中,跌的一塌糊涂,到现在为止都是亏损10%以上。反倒那些QDII和阿尔法的稳健性更强。
于是很多人会说,那是因为你不懂量化投资,不然就会怎样怎样。然而,即使你学通了量化投资,你也不一定能跑赢市场,因为人都是趋利避害的。在统计学中,我们总是通过样本去推测全本,然而由于你收集数据的不完整性,再厉害的模型也是会有较大的偏差的。
如果说,2018年什么最火,估计是区块链和独角兽企业上市。然而,市场并不理想。

得不到认可

有些人的工作就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,如果没有对应的激励就会无法自我满足。对于这样的人,只能说虚荣心有点强,需要慢慢在日后抹掉。
实际上,工作并不是为了得到认可,而是这份工作能给你带来快乐。然而,你喜欢的工作总是没有的,即使存在,别人也不一定让你干。于是,我们只能采用迂回的路线,比如在平时做好每件分配的事情,然后提升自己的说话的分量,自然慢慢就会有重要的事情分配给你。如果你喜欢就好好干,不喜欢就让别人干。这就是所谓的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。

试错的下降

在全球化的影响下,资源分配的不合理,你会发现试错的机会渐渐变少了。有时甚至可以说,一步错,步步错,搞得人心惶惶的。比如,在2年内换了5-6家公司,然后去面试的时候,你会发现没有企业会招聘你,或者在初试的时候就被筛选了。
而有些企业,为了减轻自己的工作,甚至会有学历的歧视,比如只招双一流的学生,然后5个岗位的工作,来了500个应聘的,第1轮下来就剩下不到20个。而社会又是鼓吹学历无用论,结果现实又是另一片画面。
有同事跟我说,做开发老的快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他这句话的。我比较好奇的是,在我们公司有个华工的同事,还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,结果不搞开发,反倒对需求很感兴趣,不知道是不是也觉得做开发老的快。
很多人,如果你在面试的时候问他,他想做什么或喜欢做什么,你会发现他是茫然的,他或许知道他的工资支撑不起他的房租,于是他开始焦虑并换工作。当然,也有一些人,对于未来情境好不好不关心,但是我知道当前的情境不好,然后每天过得不开心,变得焦虑。于是就开始恶性循环。

说说我自己

实际上,我会焦虑的原因,更多在于中年危机。而作为90年代出头的人,虽然中年危机看起来对自己来说比较遥远。然而,生活总会存在一些不确定性,这就是为什么统计学那么喜欢用概率来表示这种不确定性,比如明天你会捡到一百万。而对于风险,那是你自己已经知道的东西,反倒不是统计学讨论的问题。
在金融中,有1个公式FV=PV×(1+R)n,其中PV是现值,FV是未来值。那么我们将其拓展,可以发现你未来的收入等于你现在的水平乘以1个系数,另外有1个书《精准努力》就是介绍这方面内容的。
而任何1家企业,能存活的是因为它能创建价值,所以它死不了。而企业有可能会在明天或后天死了,于是觉得还是趁年轻多学点东西,才能在它死了时候能找到下一份工作。于是,学习了很多的实用的技术,甚至很多在实际项目中都用不上。
然而,我发现这2年以前一些蜻蜓点水的东西,在这2年渐渐浮出了水面,比如社交网络分析、图论的应用,再比如空间数据库PostGIS、地理信息、数据可视化与D3,随着公司业务的开展,都快凑成凑成大杂烩了。
有时候,当你毕业于1所三流学校的时候,你敢很荣幸你身边遇到的人都不是那种一流学校出来的同事,给你了可以挣扎的机会。不然,当你在1家大企业的时候,当你面对无数高学历的人的时候,你会更加焦虑。当然,不是学历高的人工作能力也强,有些人说的头头是道,听他的东西好像无懈可击,但是搞出来的东西却不大实用。
而且,很多高校出来的人,比如本科院校,实际上教的也是基础,如果你要更深入,只能考研或考博。然而有些人为了回避工作,考研出来会发现实际也就那样,当然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出现在你的视野中,我们并不能因此而以偏概全。
我很喜欢六哥(张立宪)在这个节目中的1句话,只有破产的企业,没有倒闭的个人。这里就不做分析,可以查看《圆桌派》中的阐述。

结语

最后,还是踏踏实实做点事情,少搞什么概念性的东西,因为每个人都是1个独立存在的个体,存在就是合理,并不存在什么优劣。
如果有时间焦虑,还不如找点事情做做,或者不定时的总结和反省自己,能不能从过去的经历中找出自己做的不好,需要改进的地方。

若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打赏1块钱。您的支持,可以让我分享更多精彩的文章。转载请注明来源
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2.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